第二十六章 反将一军

  “人呢?人跑到哪儿去了?”头顶鸭舌帽的男人瞪着大眼望眺四周。  “不知道啊,一转眼他就不见了,明明刚才我还看到他摔在这地上的。”身着警备服的男人不可置信地摊摆双手。  “都是你,笨手笨脚的,连个路都走不稳。”  “啊?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你丢了自己的手机,我会遇到这破事吗?”  “昨晚你搭档临时巡逻的消息如果能传的再及时一点,我能慌慌张张地把手机丢了?”  “这你能怪我?是谁不听老大暂避风头的命令,想要再干一票偷吃独食的?”  “你后来不也同意……”  “好了别吵了!”另一个男人从校卫室中探出头来,大声喊住了校门外争得面红耳赤的二人。他的脸上长有一小段刀痕,眼睛里充斥满了漠冷,“你们两个废物,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  立刻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一个头脑简单,一个办事不力,半斤八两的还有脸去抱怨别人?!都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吗?!”  “是是是,老大说的很对,”警备服男人赶忙点头回应,“我们现在马上就去追那个小鬼。”  “追?往哪儿追?连影都见不着了你拿什么去追?再说这儿离里斯尔街不过五六十米远,你有把握赶在那之前截住他吗?”  “可,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放他走了啊。那小子鸡贼的很,知道的又多,肯定会去报警的,到时候……”  “到时候又怎样呢?我们有三个人,三张嘴,还怕一个未成年的胡搅蛮缠不成。”刀疤男冷酷而自信地回答,“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白费力气地担心,也不是毫无意义地追责,而是赶紧收拾现场,然后统一一下口供。等警察来了,我们用相同的口径把黑的说白,到时候你觉得比较起一个晚自习都翘掉的坏学生来说,他们会更相信谁一点呢?”  “哦,这样我们就能颠倒是非,出其不意地反咬他一口,让他同时背上学校和社会两个层面的罪名,跳进穆尔河也洗不清,再也不敢重提今晚发生的事情。”  “没错,只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刀疤男回头看看摊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石立,若有所思。  “什,什么问题?”  “就是房间里面的这个孩子。他可是你被迷倒的,体内一定还残留有不少的迷药,所以警方的鉴识人员应该可以很轻易就看穿,不怎么好编故事的缘由,”他挤了挤眉毛,又挠了挠额头,最后叹着气说道,“算了,这样吧,先把他捂住嘴绑起来,藏到我们放原先那些东西的地方,等到警察走了之后再叫阿鸣来把人运走吧。”  “那,那之后我们要……这样吗?”警服男小心地比出抹脖子的动作。  “我们是小偷,过界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不做。之后的事,如果今晚我们的计划成功,那么这个孩子也将会和逃走的那个一样,烙下心理阴影,并不会威胁到我们的身份,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哎,老大,那…那现在我们要干什么啊?”只有鸭舌帽男的脑回路似乎并没有很容易地转过来。  “要我再重复一遍吗?还不马上回来给我搭把手?警察很快就要到了!”说罢,他愤愤地拍了下铝制窗框,冷着脸,转身便回去了房间。
第二十六章 反将一军
流沙中的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