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平静的晚餐

  看着平静的林玄幽,争执不休的狐言跟林可儿,蹲在那里目光幽深的黑猫,萘荷直觉她应该走了。这里很热闹,尽管她不是那么喜欢热闹的人,可这里的感觉让她略微有一丝羡慕。萘荷轻轻吐出一口气,看向那手里拿着红色邀请函,没有一丝情绪的林玄幽,心中无可避免的揣测,这样的人会对身旁这群人有感情吗?  想了一下,她无所谓的笑笑,转身离开了这家“随缘”,目光眺望着没有外面边际的,橘红色的天空,脚步迈开,不过就几十米的距离,拐回了一如既往的绣芳斋。现在的绣芳斋依旧没有牌匾,一副落魄的气质。在路过87号时,这家隔壁的店铺透明门上挂着的鸟笼里,一只虎皮鹦鹉还用充满恶意的眼神注视着她。  为什么我们这么穷?萘荷目光瞥了眼就牌坊在大门上方日久留下的印痕,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走了进去随手关上屋门。  今晚要是状态恢复不了,明晚如何应对那鸿门的舞会,现在的当务之急恐怕是恢复,其次才是为舞会做准备。  绣芳斋内依旧略显昏暗,两扇贴着油纸的雕花木窗显然提供不了什么明亮的光线,同“随缘”那现代气息浓郁的落地玻璃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在这种光线下,蜡像美人们总是有不一样的气质,仿佛深夜的魔女,引诱人们走向堕落。  一进门,萘荷就忍不住翕动鼻子嗅了一下,不同寻常的是空气中散发出的诱人香味。她环顾店内没有看见刚刚那男人,结合传来的气味她看向了挨着墙壁尽头的,左边的那扇并不引人注意的门。  绣芳斋店内一眼看去让人觉得狭长的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布局与“随缘”不同它是被竖直划分开来的店铺,以及生活区,嫁衣后面的卧室是荛夜灵力创造出来的结界空间,不计入此内。荛夜是个宅,一个吃饭靠灵界外卖的宅,那边的厨房基本是个摆设,这是遇上天上下红雨了,荛夜这家伙在亲自下厨?  萘荷忍住了好奇没有往里面走,美食是一回事儿,油烟味是另一回事儿,她对美食感兴趣,可不代表她会对做饭感兴趣。说起来可悲的是,活的越久,吃过的东西越多,久而久之再美味的食物也会食之无味。穷人把吃饭当成一种任务,为了生活;富人把吃饭当成一种乐趣,为了享受;最后他们这些活的够久,吃遍山珍海味的,吃饭又成了一种任务,味同嚼蜡的延续着漫长的生命。  每次遇见新事物都让她惊喜,哪家店开发出了新口味她也乐于尝试,嗯……尽管变态辣棉花糖和金银花苦菊味薯片的体验并不好。  这时,荛夜从里屋推门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炸得金黄的圆圈状东西。萘荷向他投去了古怪的目光,因为那是一个身材窈窕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仆……这女仆装还是偏向性感的款式。  “尝尝看,”声音甜美外表性感的女仆装“小姐姐”活力四射的在她面前放下了盘子,并对盘里一个个金黄环形保持了很大的自信。  ……宅男女神?萘荷有一瞬间想捂脸的冲动,她强迫自己脸颊不带有任何的抽搐,将目光转换到面前的黄金圆圈上。  这是什么,炸鱿鱼圈或者炸虾圈?她不是特别喜欢这一类的东西。  萘荷执起筷子,忽略旁边站着的贴心小女仆,夹起一个圆仔细端详了一下,没有多余的油析出,证明各方面来说炸得都恰到好处,她没有犹豫的放到唇旁咬下一口,咀嚼了起来。  香酥,表皮微微的脆,然后外面一层面包糠破裂后是回口的酸甜……  苹果?萘荷移开了唇旁的筷子放到视线内,带着几分诧异。  “怎么样?”荛夜笑容甜美的站在旁边,邀功似的。  萘荷一时无语,一会儿,她转头看向那性感女仆装的大佬:“要不……你转行干家政?也许我们就发达了呢?”  她端详着这小妖精,越来越觉得可行性很大,再加上现在的富商应该有好这一款的,只要再出卖个几次身体……萘荷终于忍不住,用手捂了下脸。
32.平静的晚餐
怨灵收割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