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镇上的一块工地上,两个年轻汉子端着铝制的饭盒坐在挖出来的大石头上,身上仅穿着一件褂子,粗壮的手臂露在外面,黝黑的脸庞带着一股憨厚的味道。  “华子,听说主人家打算把这块地给卖了,要不然咱俩筹点钱,把这地给买下来吧?也才五千块钱,多划算啊。”一个健硕汉子指间夹着竹制木筷,扒拉两口饭菜,笑呵呵地说着。  叫韩华的汉子抬头瞥了旁边的汉子一眼,粗声粗气地开口道,“划算是划算,但是也得看有没有那个命啊,忘记前两天从这里挖出来的那玩意儿了,我当时背上都出冷汗了,看着挺邪门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韩华话音刚落,便一阵凉风吹来,让两个大男人都觉得浑身有点凉嗖嗖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漆黑的夜色下,房子里点点灯光透过门缝流泻出来。  纪向文本不打算回家的,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白杨柳,现下要张罗买地起房子的事,不得不回家。  没想到四个孩子竟没有一个是他的,这概率也是没谁了。  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坐在床沿处,面前放着一盆白杨柳准备好的冒着腾腾热气的水,脚丫子带着几分怨气搭在盆子里头,双手撑在身体的两侧,脑海中思考着什么。  旁边的白杨柳看见他魂不守舍的模样,放下刚哄睡的小儿子,伸手推了推纪向文的身子,开口道,“当家的,你想什么呢,赶快洗完上炕啊,洗个脚也能走神估计也就是你了。”  听见白杨柳的声音,纪向文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抬眸看向已经躺在床上的她,有些犹豫地开口道,“你说那地的事儿靠谱吗?要不然咱们还是把事情直接和向武他们说了吧,这么遮遮掩掩,他们也迟早都会知道的。”  白杨柳一听纪向文的话瞬间就不淡定了,“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在他腰间的软肉用力拧了一把,开口训斥道,“纪向文你是不是傻,这时候你那兄弟情又不合时宜地冒出来了,这事咱们不是说好了,等地买下来再说,到时候就算纪向武知道了什么,他自己有份儿总不会不管吧?”  纪向文腰间一痛,脸上立马扭曲起来,倒抽了一口气,避开白杨柳的视线撇了撇嘴角。  这娘们刚才还一副讨好自己的模样,一转脸就又成了母老虎,要不是答应了孩子们不离婚,打死他都不想跟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  镇上那块地动工的时候,纪向文刚好干完活,跟着几个男人一起去凑了个热闹,他可是亲眼看着从那地底下挖出一坑的白骨,就连现在想起来他都忍不住心头泛起阵阵寒意。  那件事当初也没传出去,但是隔了几天突然传出消息说要买地,而且价钱相对来说很便宜,不过五千块也不是小数目了。  一般人也没有这么多钱,就算有,也不一定舍得拿来买地。  后来回家白杨柳突然说想买那块地,当时纪向文就给她说了挖出白骨那事儿,结果白杨柳眼珠子一转就把主意打到纪芙苓他们一家人身上了。  纪向文也不知道白杨柳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说纪芙苓这小丫头后面有高人,遇到些邪事儿总能摆平。  经过一连串的思考,白杨柳决定找他们家当合伙人。  至于那块地,白杨柳和那卖地的人家口中套出话儿来了,说是地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她算盘珠子扒拉的响,暗暗想把这事儿弄到纪芙苓家,到时候她肯定会出手摆平。  白杨柳甚至都计划好了,他们家一定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要他们同意,白杨柳就做个好人替他们垫上,等到地买下来,事儿解决了,她可不打算将地分一杯羹给其他人,反正自始至终钱都是他们家出的,那地自然也就是他家的咯。  白杨柳收回手瞪了纪向文一眼,开口警告道,“纪向武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按照我的计划来,到时候我会向娘家张口借钱起房子,房子弄好还不是你儿子……不……还不是你的,等以后搬到镇上,你干活就不用睡在窝棚里,可以有个家了。”  纪向文犹豫了片刻,最终抿了抿唇没再开口,拿过一旁的帕子擦拭干脚上的水渍,起身穿上鞋走到一旁关了灯,这才转身回到床上,身体刚躺下,他就感觉旁边的白杨柳那软软的身体贴了过来。  “当家的,你得为以后的日子考虑,孩子们跟你亲近这你是知道的。等你老了你兄弟可不会养你,懂不?”白杨柳软着嗓音开口道。  纪向文沉默了片刻,才闷闷应了一声。  白杨柳听见他应声,这才松了一口气,躺了回去,没过多久,房间里便传来两道沉稳的呼吸声……  翌日清晨,纪向文一进到镇上就听说了一个消息,昨天工地那边开挖掘机的男人不见了。  明明昨天晚上附近的人还听见了挖掘机挖地的声响,可到了今天早上挖掘机还在工地上,男人却不见了,问过男人的家里人,男人并没有回去。  所以,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纪向文快步走到工地那边,看见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走过去便看见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工地里。  这是……真出事儿了?  纪向文看了几眼,蓦地转身朝着家里的方向返回去了。  回到屋子里纪向文倒了一大杯水仰头灌进去,水从嘴角漏出来都没理会,任由水顺着脖颈流下弄湿了衣领。  白杨柳抱着孩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还在家里的纪向文,开口问道:“你咋还在家里,不是已经走了吗?”  纪向文放下杯子,抹了一把脸,转头看向白杨柳。  “出事儿了!”  白杨柳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里有点不放心,走上前去想要安抚他的情绪,遂柔声开口道,“出什么事儿了,你不是出门准备去镇上干活了吗?怎么突然返回来了,脸色还这么难看。”  纪向文看着白杨柳的脸,心有余悸地开口道,“我们昨天说的那块地出事儿了,开挖掘机的男人不见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怎么可能,会不会是自己走了,去了别的地儿了?”白杨柳听了纪向文的话有点忐忑,却仍旧不太相信。  当初说那块地有问题,但是自从挖出东西这几天都一直没出什么事儿,怎么昨天晚上就出事儿了。  她拍了拍纪向文的手,“咱们也别自己吓自己了,这事你听谁说的?说不定是误会。”  怎么可能是误会,警察都已经介入调查了,纪向文虽然没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警察都来了,那这件事肯定小不了。  他没再和白杨柳说什么,魂不守舍地出门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068、
鬼眼神医:天才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