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世子夫人要爬墙(14)

  来人当然是朱菡设计好的,为此她也铺垫了许多天,先以补偿的名义,将身上最贵重的一颗珠宝给医馆儿媳妇,近日聊天她就给对方灌输贵重珠宝的常识,医馆儿媳妇果然心动,拿着珠宝去当铺悄悄换了银子,偷偷乐呵。  朱菡盘算着,如此偏僻小镇出现贡品级别的珠宝,迟早要将与侯府有关的人引来。  这日傍晚时分,清池镇外突然驰来一队不明身份的大汉,他们身着武士服,行动有素,一看就不好惹。镇上有居民遇见了无不避让,这世道混乱,谁也不知道这队人到底是哪个地方养的豪强,还是私兵。  一队人飞快来到镇东头的当铺,不知询问了什么,很快调转方向来到医馆,驱散了等候看病的人们,把医馆包围起来。  医馆老大夫吓得胡须直抖。  从马上下来为首一男子,身着玄衣,生的一副鹰视狼顾之相,手掌一摊,问,“听说这颗宝石是你们医馆的人拿去当的?”说着,把腰上的配刀往桌上重重一放。  老大夫无奈,最近怎么来的人都喜欢用刀说话,他把医馆众人叫来,包括内眷。  他的儿媳妇一来看到桌上的宝石,抖如筛糠,面色发白。  玄衣男子冷笑,排除众人,两步就逼近她身前,厉声问:“宝石从什么地方得来?”  医馆儿媳妇连连摇头,嗫嚅着说,“我,我不知道。”  玄衣男子拔出刀,横她的颈间,“要试试是你的脖子硬,还是我的刀硬。”  医馆儿媳妇吓得双腿发软,瘫在地上,指着后堂说,“是里面那个女人给我的。”  几个大汉闻言马上冲进后堂院子。  原本晒药放书临时休息的后堂收拾给朱菡养身已经有大半个月。  玄衣男子收起刀,转身到了后院,周围萦绕着淡淡的药草香,苦中带甜,竟还有几分好闻。他撩起门帘,里面突然一股劲风当面袭来。  他脸上煞气一闪而过,头一偏,躲过袭击。  擦着他的鬓角,砰地一声,一卷书砸在门框上。  他目光阴沉地朝堂内看去。  床边坐着一个美貌女子,虽身着一身布衣,但姿态娴雅,一看就知非小门小户的女子。玄衣男子目光在她雪玉似的脸上停留片刻,说:“我当谁会把形状这样好的金绿猫眼石随意抵给当铺,原来是宁远侯的世子夫人。”  朱菡略抬下巴,矜傲地瞥他一眼,“既然知道,还不退下。”  玄衣男子见她这般作态,并不着恼,笑了一下说,“如何能委屈夫人住在这种简陋的地方,夫人还是随我去焦城小住几日,尽早通知侯府来接。”  朱菡说:“只怕焦城早就易主。落入反贼手中。”  男子微微讶然,但又立刻敛住表情,“等夫人去一看便知。”  朱菡看他嘴里说的客气,实际上行径如同匪徒,冷哼一声说,“我还有个侍卫,等他来了再走。”  玄衣男子道:“夫人放心,外间都是侍卫,保证夫人的安全。”  朱菡手里抓着一支珠钗,说:“我谁都不信,必须要等人来了再走。”  玄衣男子猛然朝前一窜,就朝她手上抓来。  谁知他动作快,朱菡也不慢,她侧身往床上一滚,很快换到另一边,手里依然举着珠钗,抵着自己的喉咙,说,“死一个我固然对大局没什么影响,但想必你办事不利,总要受些惩罚,我又不是不走,只是让你再等一会儿,也不算难事,还是不要逼着非要兵刃相见的好,你觉得呢?”  玄衣男子不信后院妇人能对自己如此手狠,但是朱菡态度实在太不一样,她明明微微翘着嘴角,看着娇弱柔美,但手上的动作却纹丝不动,显得十分坚决。  玄衣男子思考了一下,郎朗笑道,“就听夫人的。”  朱菡柳眉横竖,“还不让开。”  玄衣男子退开床两步,后知后觉发现,刚才似乎闻到她身上幽香,如兰如麝,十分诱人。  到了晚饭时间,朱菡医馆的人准备饭菜,一个人坐在后堂用饭。  期间玄衣男子又来一次,朱菡斜睨着他说,“急什么,入夜他一定会回来,这点时间还等不得吗?”  她说话的样子傲气凌然,明明坐在一间简陋狭小的屋里,却仿佛还置身在锦绣高阁之中。  玄衣男子忍不住看她两眼,居然不觉得她这样的态度生厌,反而有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等到天黑,手下来报,说侯府侍卫回来了。玄衣男子走到院外,和郑珉打了个照面。  两人俱是一惊。  “郑珉。”  “周乾。”  朱菡在后堂听见声音,唤一声,“郑将军。”  郑珉听到她声音无恙,先松了一口气。回头面对周乾,两人都有些沉默。  “你不是六皇子麾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郑珉疑惑。  周乾神色复杂,说,“等空了再说,你先去劝劝少夫人。赶紧离开此处。”  朱菡对着院子里喊:“郑将军,你过来。”  郑珉进入后堂,看见朱菡绷着脸坐着,看见他才松懈下来,脸上表情依赖,他心头莫名的一热。  朱菡没好气地问,“你怎么和门外那个乱贼认识?”  郑珉解释道:“是以前在战场上的袍泽,他原是六皇子手下得力将领,不知怎么到这里来了。”  朱菡当然知道是为什么,皇城里的六皇子看似低调,其实已经提前布局,暗中收拢势力,让得力亲信和手下隐藏身份收了一群起义的乱民为他所用。六皇子暗中拉拢宁远侯不起作用,反让宁远侯生出厌恶,力挺太子。六皇子此人韬光隐晦,其实睚眦必报,趁着宁远侯卸甲回府,让属下扮做乱贼,夜袭法雨寺。  朱菡做出思索的样子,轻声说,“莫非是六皇子……”  郑珉忙用手指做出“嘘”的样子,为防止门外人听见,他不得不靠近她,说,“如果是真的乱民,还不知道好歹,是六皇子,必不会轻易伤害侯府中人。”  朱菡点点头。  郑珉看着她白嫩小巧的耳垂,心猛然挑动两拍,压抑着内心的冲动,说,“我定会护你周全。”  朱菡讶异地看他一眼,嫣然一笑,“我信你。”
第四十七章 世子夫人要爬墙(14)
快穿之我家女神很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