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被囚禁的小王子(19)

  没有呛鼻的灰尘,只有淡淡的腐朽味道。  因缘看出来,小王子把自己所需要的东西都打扫的很干净。  用不到,或者不常去的地方。  比如刚刚路过的阳台,杂乱依旧。  因为,小王子从没有坐在那里看过风景。  突然,少女双眸微眯。  她好像无意间发现了小王子的某种属性。  像一般人,如果要打扫房子,肯定会将整个城堡收拾一下。  不用的东西放一起,能用的擦干净摆好。  而小王子只关心自己所需要的部分。  比如餐厅的桌椅,比如碟子,再比如这间卧室……  不需要的,比如一楼大厅,二楼阳台。  阳台上有一张椅子是倒在地上的。  而小王子每天上下楼的走,却从没想过把椅子扶起来。  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便是因缘的发现。  小王子从小一个人,他的中心是自己。  所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让自己活着。  如此心态,看着冷漠没有人情。  可对小王子来说,是正常的。  因为在之前的很多年,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  因缘走到床边,那是一张四柱床,柱子上的床幔早已不知所踪。  床上的被褥看着很旧,伸手一摸硬硬的一点也不松软,还有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女孩右手撑着下巴深思,该怎么把新被褥在不引起旁人的注意下送进来。  被褥就算叠在一起,也很显眼。  看来得费一番功夫了。  “姐。”轻轻细细的声音传入耳里。  因缘回头,笑着道:“怎么了,尤礼。”  小王子纯洁清澈的眸子微闪。  他唤她“姐”的时候。  她几乎每次都会笑着回应。  “怎么了?”因缘又问了一遍。  少年摇摇头。  他刚刚看她陷入了深思,完全融进了自己的世界。  就下意识地开口,唤了她一声。  果然,她对他笑了。  她的眼中重新有了他。  因缘不再追问,说道:“把上衣脱了。”  小王子脱掉上衣,露出了满身的伤痕。  因缘蹙眉,“转过去。”  少年一言转过身,背对着她。  背上的伤更重,有几道似是被尖锐的爪子划伤,留下的。  因缘从少年的衣兜里取出伤药。  给那些刚刚结疤的伤口上药。  少年身子颤了一下。  “不要动,快好了。”  前身后背的伤口都涂了一遍。  因缘把伤药重新放到少年的衣兜里,说道:“等一会再穿衣服。”  “嗯。”  “以后……”  因缘想嘱咐他以后找吃的时候,小心一点,受伤了要即使涂药。  转念一想,以后她每天都来,每天都给少年带吃的。  他就不用去树林里和那些猛兽打交道了。  小王子眨了眨眼,疑惑地看着她。  她想说什么?为什么不说了?  因缘笑了笑道:“我明天过来的时候,给你多带一些东西。”  “嗯。”小王子点了点头。  看外面时间不早了,因缘打算离开。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见那摊血。  心里又浮出一股莫名的诡异感。  “我走了。”因缘收回心神,朝着尤礼挥挥手。  便如进来时一样从铁栏上翻了过去。  大风吹过,树枝左右晃动,茂密的枝叶间。  似有一劲装着身的深绿色人影。  宛如灵猫般高高跃起,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密林中……  ------题外话------  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
第六十八章 被囚禁的小王子(19)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