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人、驴、喜鹊

  “我知道了,我会帮你们的。”  看着傻傻的驴子,七代内心的犹豫散去了。  “遇到一个能为你付出一切的“人”,很好,你可以恢复真身了。”  七代对着她说道。  她双眼含泪,并不在意七代的话,而是继续安慰着驴子。  七代在内心说道:“这模样,不像是装的。”  “驴能救人,是因为它的内心纯洁。”  “而人,人内心想法,谁也猜不透啊。”  “她会不会骗驴子?我一直担心着。”  “但,看到她这模样,我也不好说什么,现在帮她吧。”  心中决定帮她的七代,手里拿出一支洁白画笔,对着驴子说道。  “驴子,张一下嘴巴。”  驴子听见七点的话,嘴巴乖乖的张开。  看着张嘴的驴子,七代猛一下将笔怼进去。  “灵魂存于体里,妖力则存于灵魂里。”  “想要取出妖力,只能从体内下手。”  “而且,嗯,一百年的灵魂太大,从别的地方取出,容易堵住。”  “你的驴嘴巴刚好够大………,我就从这里取了……。”  七代解释完,手臂一拉,将笔从驴子口中取出,本来是白色的笔,从嘴里拿出时,笔尖变成了黑色。  “妖气混浊,这笔上的黑色,就是驴子的妖气。”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想你知道吧。”  七代望向了她……。  她在看到笔从驴子的嘴巴里拿出,惊恐的叫了两声。  翻译:“她是再说,难道要放………放进嘴里吗……”  七代听到驴子的翻译,慌忙的解释道。  “错了,不是的!我没说要吃下去啊,我就是问一下,想好了吗……”  “虽然是从嘴里取出,可没让你吃了它啊………”  她听到七代的话,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驴子:“不放进嘴里?那你干嘛要这么弄我啊?”  七代:“额,取和放不同的……只能这么取……”  “先不解释了,我问你,你想好了吗?”  她看了看驴子,驴子冲她点了点头。  驴子:“她想好了,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  七代:“好吧,你拿,哦,你没手啊……”  “那你叼着把…”  七代拿着笔,走到她的身边,将笔放在她的嘴巴前。  “拿……叼着这个,走进店铺里,之后的事情,房妈会帮你。”  她叼住笔,如七代所说,走进店铺里。  在她走后,七代对着房子喊道:“房妈,帮我把妖气度进她体内。”  告诉完房子,七代弯起手指,示意喜鹊飞过来。  喜鹊领会,飞到七代的手上。  七代将嘴巴冲着喜鹊,说起了悄悄话。  “我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看你的决定。”  喜鹊:“不,不是我的决定,还是要看她。”  “如果,她的决定和你们想的不同那?”  喜鹊:“那就,在诅咒她一次。”  “这样真的好吗,为了感化一个人,牺牲自己。”  喜鹊:“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喜鹊就是这样,上天让我们给人类报喜,我们就要做到最好。”  “报喜赐福吗?你们妖怪都是这样,驴子,你,或是你的兄弟,都太傻了。”  “不计回报,如果她骗你们,你们怎么办?”  喜鹊:“不,她不会,我信她,就像驴子一样信任她,不然不会将百年修为让给她。”  “好吧,我是人,不是妖怪,不懂你们。”  七代与喜鹊对话完,店铺突然传出一阵彩光,彩光消失后。  一个人走了出来。  她:“你们这没有女性衣服吗,我只能捂着床单啊。”  她就是之前的母驴,只是现在变回了人。  七代:“恭喜,你变回来了。”  她:“我不知道,我没敢去照镜子,我用驴子的身体活了太长时间了,我怕我一照镜子,镜中的自己会非常年老。”  “我现在不想管这么多,我要去找驴子。”  她左看右看,找到了驴子,她走到驴子的身边,扶起了驴子。  她:“真的是,一直在地上趴着,都脏了。”  驴子没有答话,只是一直望着她。  “怎么不说话啊?一直看着我…”  七代:“他,它已经不能说话了。”  她睁大眼睛,有些不信任的看着七代。  “怎么可能?他明明会说话的啊!”  七代:“它将一百年的妖力送给你,它不是说了,用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成为人,学会说话。”  “现在的它,没有了百年的妖力,即便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  “也失去在变成人的机会了”  听见七代的话,她绝望的哭了出来,她喜欢驴子,喜欢这个愿意为了自己付出一切的“人”。  她的一生一直为活在对父母的爱里,这爱扭曲了,让她拒绝了一切感情,不信任任何人,不为自己而活。  现在,她看到驴子为自己付出的模样,知道了以前的自己有多傻。  “我以前活的非常痛苦,没有自由,没有爱情。”  她温柔摸了摸驴子。  “成为驴子后,更是痛苦,更是艰难。”  “那种痛苦,让我知道了,人应该追求自由。追求爱情。”  “不过,那时的我变成了驴,失去追求自由的机会,失去了爱情的权利。”  “而现在,我再次变成人,这次的我,会活的自由,会享受爱情。”  “所以,你愿意与我一起吗。”  她的手,再一次抚摸起了驴子。  “我想好了,我,你,喜鹊,我们三个一直生活在一起。”  “你力气大,可以背着货物,喜鹊漂亮,用来吸引客人。”  “而我,则隐居在幕后,做一个厨师。”  “好不好?”  她看着驴子,看着喜鹊,幻想着之后的生活。  “只是,在驴的身体里生活了快三十年。”  “再加上我本来的年龄,我现在应该快六十吧,肯定非常丑,非常不好看。”  “那样的我,只能靠喜鹊找客人了。”  她吐了吐舌头。  听到她说自己丑,驴子用鼻子顶了顶她,好像再说她并不丑。  “别安慰我了,我还能猜不到自己的年龄?”  她冲着驴子笑了笑。  “不,你不丑。”七代走到她的身边,对她说道。
番外 人、驴、喜鹊
怪异储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