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花鸟市场

  挂了电话后的王峻鸿还是不放心,他很感受到李林墨语气里的失落和悲伤,从小自卑的他,可以很敏锐的捕捉到他人语气里的情绪。  他给陈余郭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喂,北京那个项目我去吧!”  原来他们公司正在接洽一个北京的策划公司,原定陈余郭前往洽谈的,但是现在的状况不得不改变计划了,他实在放下不下李林墨,那个带着他死里逃生,生死与共的女子,越是坚强的人,内心越是柔软。  “怎么突然关心公司的事了,”陈余郭吃惊的说到。  “要你管,你说你同意不吗?”  “同意,我有什么理由不同意,有人帮我分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陈余郭开心的说到  “你当然同意了,某人处于热恋,恨不得天天在一起,怎么舍得离开S市,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我要带一个你的秘书,”王峻鸿像是看透了一切。  “被你发现了,我以为我藏得挺好的,你这个人,想带那个秘书,你说,你一个人也搞不定,”陈余郭有点结巴的说到,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在王峻鸿身旁紧张。  “就巩秘吧,感觉她比较沉稳,”王峻鸿无所谓的说着。  “好的,就她和你一起去北京,没事我就挂了!”陈余郭意味深长的说着。  “好的,就后天去吧!你记得通知巩秘。”王峻鸿嘱咐的说到。  “知道了,我的王总,挂了。”  挂完电话后,陈余郭沉默着想了很久,这个王峻鸿怎么突然开始关心公司的事情了,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以前他非常排斥的,最近这是怎么了,对公司的事这么上心。  正在他想的出神的时候,白灵从身后抱住了他,用轻柔声音说到:“怎么了,亲爱的,一个人站在窗户旁发呆,今天休息日,我们好好放松下,不要想工作的事了,我们去花鸟市场吧!”  陈余郭很久才晃过神来说:“好啊,去花鸟市场。”  “我就想去买上几盆多肉,摆在阳台上,家里一点生气都没有,一点不温馨,有可能再买一只鹦鹉,要是你欺负我,就叫它啄你,”白灵嗲笑的说,眼睛里像是小星星亮闪闪的,甚是可爱。  陈余郭看着纯真可爱的白灵,忍不住抱紧她,亲吻她的额头,她的眼,她的鼻子,她的嘴唇,温柔的轻抚她的发丝,之前的烦恼一扫而空,原来爱情可以美好到让你忘记所有烦恼,你的眼睛里、心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她的样子。  “那走吧,现在就去花鸟市场,这种地方我也是很久没有逛过。”陈余郭欢欣雀跃的说到,自从和白灵在一起,他枯燥的生活就发生了翻  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生命中除了工作,还有其他事情值得他去尝试和追逐。  来到花鸟市场后,两人像是孩子,手牵手的走进每家小店,来到一家多肉的花店,各式各样的、千奇百怪的、缤纷多彩的多肉甚是可爱,每一盆都像是拥有着灵气般,一个个向着白灵招手,白灵忍不住的一口气买了十盆,两人买了营养土,向老板请教养植的技巧和注意事项,白灵一条条认真的记下,陈余郭满眼爱意的看着白灵,好像这时她就是他的全世界,其他的一切都已不重要。  之后他们逛了几家小店,东西实在太多,陈余郭有点力不从心,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脚步却是越来越慢,白灵走在前面不停的催促,转身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和痛苦的表情。  心疼的说到:“亲爱的,再忍忍,我们去逛完前面那家宠物店就回家。”  白灵走进宠物店,一眼就看中了一只粉绿色的鹦鹉,转过头对着陈余郭说到:“我要这个。”  “好,今天你说了算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谁叫你是我的宝贝呢?”  白灵满足的笑笑,提着心爱的小鸟回到家中。  陈余郭放下东西像是解放了似的,瘫坐在沙发上,转眼看到白灵竟然跑到储物间不知道找什么东西去了,他摇摇头,无奈的说到:“女人啊,一到逛街精力就如此旺盛,受不了。”  不一会白灵从储物间出来,拿了个置物架,把多肉一盆盆摆放好,放在电视柜旁,你还别说,这家里一下就有了生机。  当巩晓静收到陈余郭发来的消息的时候很吃惊,内心有无数个疑问,这个王总到底什么意思,让她一起去北京,本来是陈总和玉兰去的,她是越来越猜不透这个王总了,但她还是及时的给陈余郭回复了消息。  巩晓静第二天来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王峻鸿汇报工作,可是等了一上午,王峻鸿也没有出现,下午三点的时候王峻鸿才慢悠悠的走进公司,巩晓静一看到王峻鸿来了,怎么会放过他,一个箭步冲上去问到:“王总,被北京洽谈的事宜我已经安排妥当,这是流程,请你过目。”  王峻鸿看了眼笔记本说到:“我相信你,”然后头也不回的回到办公室。  巩晓静看着王峻鸿的背影,无奈的说到:“好吧。”  次日,巩晓静和王峻鸿搭上了开往北京的动车,本来是坐飞机,可是这王总说自己最近老坐飞机,这次一定要坐动车,真是拿他没办法,可是这个王总最近好像变了点,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变了,应该是瘦了点,最近天天减肥。  王峻鸿坐在动车上,在看到手机稍许瘦下去以后,毫无睡意,打开电脑,打开那个许久未曾打开的软件,一句话:“在吗?”承载了多少思念。  鱼儿:“嗯,在的,午饭时间,一个笑脸。”  鲸鱼:“最近好吗?”简单的问候。  鱼儿:“挺好的,”打了省略号。  鲸鱼:“你就不想和我说点什么,”王峻鸿有点失望的说到,也没有过多久,两人的聊天就变的如此陌生,只有简单的问候。  鱼儿:“最近,挺开心的,没有想起你,没有思念你,没有依赖你的安慰,每天上课、做实验、参加聚会、健身,过的很充实。”  鲸鱼:“哦,这样啊,那我想多了,我一直担心着你,”他继续说到:“我刚从西藏回来,这次去的比较久,”像是在解释。  鱼儿:“鲸鱼,我知道我不能依赖你,我现在真的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张岚瑜在这一刻下线,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她好像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可能是之前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太长,现在回到现实的交际中,突然没了聊天的欲望。  前两天父母还催着她找个男朋友,说她年龄这么大了,在她父母的观念里女孩子终究是要嫁人的,不管你多么努力,似乎只有完美的婚姻才能诠释你的成功。  她因此通过这个软件去了解更多的人,来一场灵魂的对话,在现实生活中内向的她很难碰到心动的人,可是这一切终究是黄粱一梦,那个他并没有如此在乎她,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罢了。  之前,她也尝试着走出去,添加了一些在她看来有趣人的ins,聊着越多越落寞,好像没有人懂她,她也不喜欢他们。  她不想再这样委曲求全的迎合别人,去把自己伪装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俏皮、可爱,假装开心,或者偶尔阴郁的感叹人生,分享美好,结果换回的只是可悲的安慰,谁要你安慰,这一切张岚瑜都可以做好,是啊,她不需要任何人,她只需要自己。  开心的逗别人笑,寻找别人喜欢的话题,跟着别人的脚步,真的太累了。这一刻她内心是释放的,大不了孤独终老,有什么,这世上的人不都是孤独的个体,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想想自己的实验,她幻想着有一种微生物,注入她喜欢人的身体里,他就会被她吸引,她不用费劲心思的去讨好别人,他们心心相惜的一直走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微生物,想到这些泪水沿着脸颊滑落到嘴里很苦,很涩,她要记住这个味道,伤心的味道;现在就是要做好自己,继续向前。  关上电脑,王峻鸿偏头睡了过去,一觉睡醒已到北京站,他给李林墨发了条微信,很简单的几个字:“到北京了。”
第二十三章 花鸟市场
藏在脂肪里的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