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杀妻证道(20)

  这两人的战斗换了一种画风。  “冰系中级法术——冰雹”  慕容钰先发难了,一来就使出了在演武空间被推演到大成的冰系中级法术,恐怖的低温夹杂着寒气一瞬间将场上的一切凝结成霜,甚至连上一场战斗散落的太皓石冰冻的开裂。  天空中拳头大小的冰雹像子弹一样从高空法术生成的大团黑色乌云中砸落,无差别的覆盖了整个武斗场,将本就不平整的太皓石场地弄出一个个小坑,白色的冰雹受到撞击又碎裂成一块块破碎的冰晶,形成二次伤害反弹。  如果被砸一下或者打中身躯,恐怕得砸的头破血流身受重伤。  袁真真只感觉周围的温度骤降,寒意一下子浸透骨髓,若不是她当机立断拍了一个护符,她恐怕整个人都得冻成冰块。  没想到对手一下子就放这种地图大招,袁真真简单的护符没有护周全,猝不及防下被砸了好几下,幸好她反应快避开了头颅等要害部位,才没有头破血流,幸亏修士身体比普通人好,虽然被砸到吐血,嘴里腥甜,受伤不轻。  她连忙向上空掷出一块闪着宝光的白色手帕,手帕飞快变大成被单大小,抵挡住上空砸下的冰雹,这是中品法器——云霞帕,本是女修喜爱的攻击和飞行法器,现在被她当做防御法器来使用,利用其法宝本身的抵抗力防御这种普通的冰雹确实够用了。  又连连撕开几道防御符宝,土黄色的护盾环绕四周,免去在地面弹射冰晶的二次伤害。  她眼神一凝,操控着飞剑,清越的剑鸣声在空中响起,运起御剑诀中的无影剑,一出剑鞘便已经看不见剑之影踪。  视线并不大好,这冰雹下的又密集又大块,大块大块的冰雹堆积在场上,鹅卵大的冰体被垒成一片片凹凸不平的山丘一般,这些冰落在地上又很脆,还有些碎裂的冰晶在里面掺杂,一脚踩去便是一个冰洞,可以埋下人大半条腿。  四面都是冰,这场地简直成了慕容钰这位冰系修士的主场,简直对袁真真非常不友好。  天时地利,对方的先手一下就抢去了大半优势胜算。  “这法术维持不了多久。”袁真真咬牙,看着还在不断砸下的冰雹和天上只缩小了一些的乌云,一时间只感觉天昏地暗,视线也因为这些冰块受阻,万一对方偷袭就不妙了。  “视线!偷袭!”  想到这里,袁真真突然心念一动,她自己视线受阻,对方不也是一样的吗?难道只能被动不能主动?  剑修姐姐才不接受这种被动的想法,作为一个纯粹的剑修,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主动出击才是她喜欢干的事儿!  袁真真放出心神,念动法决,操纵着飞剑飞入空中,细长的飞剑银白色的剑刃在纷纷扬扬的白色冰雹间穿梭,看起来极不起眼。  操控着飞剑在冰雹的空隙间穿梭,现在空气中温度极低,寒意让飞剑在空中的速度被迫降了些许,不过那又如何,她自己能感应到自己的剑已经接近慕容钰那边,她眼中神光一闪,手上掐动法决,剑气被隐藏,悄无声息。  无影剑决!这门御剑法决是袁真真很早就掌握的剑法,操控的飞剑在空中划出玄妙的弧度,速度极快,这御剑术中的无影剑被袁真真练得出神入化,没有波动又无形无影,简直是一门刺客之法,最擅长阴人,利用冰雹的隐蔽视线受阻,简直如鱼得水般,此时剑尖已经快要刺到那慕容钰的脖子了,如果那慕容钰反应不过来,只要再一刹那时间就成了。  “剑修?”  慕容钰还真有些意外以法术闻名的太乙宗真传中竟有一位纯粹的剑修,这女修身上的气势像一把锋利的宝剑,谁不知道剑修攻击强悍,所以趁机打了一个先手,准备借着天时地利在发起一系列进攻。  在这个他营造出来的冰天雪地的环境中,他感觉周身法力虽然因为这门法术消耗不少,但也在慢慢恢复,法力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觉得舒适不已。  忽然,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头升起,这是身体本能的危险预警。  他暗道一声不好,长期和人对战所锻炼出的应急反应救了他,他本能的将下品法器护甲启动,又给自己拍了一个金光咒。  “叮铃”一声,便见空中传来撞击的轻鸣,便见空中金光咒的金色盾影在面前破碎成一片片。一道锋锐的剑气直冲要害而来。  慕容钰能感觉到一股危及生命的感觉,不在隐藏的剑气锋锐之力已经将他的英俊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有破绽!”  慕容钰面色凝重,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就在金光咒盾影破碎的一瞬间,本来来无踪去无影的飞剑还是泄露出一丝波动,被他本就绷紧的防备神念所捕捉。  他伸手将玄冰枪向上一挑,枪尖一晃,巧之又巧的格挡住了这一剑,飞剑被挑飞回来时的方向,所过之处无数冰雹被剑气激荡的粉碎。  趁着对手偷袭不成心神动荡的瞬间,慕容钰操控空中的冰系灵气法器冰刺术。  “冰系初级法术——冰刺术。”  在袁真真站立方向的冰地上,几道冰凌猛地破地而起,从下至上,至少伸了一米长,尖锐的顶端锋利无比,形成一根根冰枪。  袁真真反应也很快,失了先机,感受到脚下异动,她立马提气升上半空中倒退数米,两人本来间隔就不算近,一下便拉远了距离,落地时将冰雹堆成的小山丘踩出深深的两个洞,两条腿大半陷入冰丘中。  谁让她不是风系灵根,不会飞呀!又因为着急闪躲,本来正常情况下修士行走在雪地上踏地无痕还是可以的,可惜仓促之下控制不了力道,才这般狼狈,但也免除了被冰刺串成肉串的危险。  可是她非但没有庆幸,反倒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果然,还没等她抽出双腿,便感觉本来松软的冰丘一下子寒意备增,双腿皆传来挤压感,被人操纵的冰增多增厚加固,两条腿被牢牢锁在了冰丘之中,任凭袁真真如何将法力灌注双腿想脱身都没用。  “不好!行动被限制,危险!”  袁真真面色一变,可她并不慌乱,眼神闪过一丝坚决之意,不管向着周身蔓延的寒意,手上一挥,接连飞出五十多柄飞剑,看飞剑宝光,这些飞剑全是下品法器。  “御剑术——千剑齐发”  随着一声娇喝,一股可怕的剑气波动在上空爆发,还没等人看清,就见道道肉眼可见的剑光将空中本就后继无力已经稀疏了许多的冰雹击散,五十多柄飞剑在空中密密麻麻,交织成一片剑网,剑网发出道道剑气,形成片片剑影,剑尖全都直指场地,气势万钧,随时预备着俯冲而下。  慕容钰首先感觉的不是威胁,在看到那五十多把飞剑时,只感觉受到暴击。  “仙壕啊!友否?”  没错,人家袁真真师姐的确是修真界货真价实的二代来的。  慕容钰不知,其实这一招在太乙宗也是出了名的,每次看袁真真这位真传使出这招,都会引发轰动。  不提他目瞪口呆的心情,台下已经是一片欢快的笑声和欢呼声,大部分是太乙宗弟子发出的。  “快看!出现了!真的出现了!袁师姐的大宝剑!拜倒在灵石的力量下吧!”  “每次看到袁师姐使这招,我都感觉自己简直太穷了!”  “壕!太壕了!”  “袁师姐赛高!”  “究竟我是筑基还是袁师妹是筑基,为啥我这么穷?!哭……”  “每次看到袁师姐这招!我都感觉生命受到了洗礼!”  “麻蛋!我也想当修二代!”  “为什么我常常眼含热泪!因为我对灵石爱的深沉!”  “袁师姐太华丽了!魅力四射!不愧是令无数男修拜倒仙裙下的仙女。”  “这招一出,少有人不拜服的!”  热闹!太热闹了!几乎所有太乙宗弟子跟过年一样热情的吼出平时说出来都感觉羞耻的宣言!哪里还能看得出这些人是那些在外界修士眼中最有风姿仪度,最讲礼仪的太乙宗弟子,形象碎了一地。  只能说灵石的魅力太强了。  “我突然发现,我怕不是一个假的修二代!”庞双小胖子已经红着眼,要不是想到正在比试切磋,他都想往比斗场上扒了,这么多法器飞剑,就算是出身修士之家,也难得看见哪个练气弟子这么壕的好嘛。  那一柄柄散发着可怖威力的飞剑在他眼里俨然化成数以万计的灵石山,眼热!太眼热了!  林莜几人也很震撼,不光是为了这份冲天的壕气,更是因为这法术波动太可怕了!这明显是一个大招。  看来这剑修之法确实很有门道,这法术明显不是正版的,如果当真能操控千剑,甚至万剑,组成一个剑阵,那这威力不知该有多可怕?!  难怪剑修一直以攻伐杀伤力最强著称。  “不知道那杀妻证道进入无极剑宗当了剑修的严无尘会不会也修炼了这种可怕的剑术。”林莜心中突然转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题外话------  感谢花风伊少、书友20190518072158095、大搏一举、清风绵长、烟雾波浪、书友20190521223849927、九云在天、原来我是蝴蝶、米若可思、wsmaqs123、一曲断肠曲天涯愁断人等书友的打赏推荐支持和鼓励。谢谢!
第四十一章:杀妻证道(20)
最佳反转人生